最新日志
口红效应:经济萧条哪些行业更红火? 


黑格尔说,一切事物本身都是存在矛盾的。大萧条也不例外。

经济大萧条,伴随着人们失业的哀怨和企业亏损、倒闭,寒冷的冬天来了,不分南北半球,不分东方西方。但即使萧条席卷全球,却总有一些行业逆市而上,经济萧条成就了它们的空前繁荣。正应了老子的定论: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。


1930年美国经济大萧条,民众钱包干瘪,女人更收紧了荷包。但与沉沦的经济不同,人们惊奇地发现,口红销量大幅上扬。一方面,女士的爱美之心并未因此泯灭,经济萧条了,美国人约会的次数反而增多,女孩子更注重打扮了。另一方面,经济不景气导致消费低迷,昂贵的化妆品自然先被砍掉,可此时,一抹简单的口红,一抹得体的唇彩,照样能让女人颜面有光,即便囊中再羞涩,几支口红总还买得起。因此,经济越不景气,口红越发受欢迎,这就是著名的“口红效应”。


其实,在灰黑的萧条年代,并不只存在这唯一一抹红色。“口红效应”是大萧条的伴生现象。萧条时期,消费者最大的变化一个是金钱减少,一个是压力增加。此时有助于消费者省钱的商品,以及有助于消费者抗压疗伤的商品便成为了消费者应对危机的首选,而这两种类型的商品也就成为了能逆市而上的“口红商品”。

“口红商品”一:省钱型商品


在一般经济情况下,面包2元一斤,土豆1元一斤。遇上经济大萧条时期,食品消费金额在大幅压缩,可食品总消费量不可能减少。于是消费者便都盘算着不买面包,不买肉,而多买廉价的土豆,导致土豆需求量上升。1845年,爱尔兰发生饥荒,土豆成为了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商品。


除此之外,因为经济不景气,大家都减少了出去吃饭的习惯,导致一些诸如微波炉之类的家用小电器业务量猛增。一些精于烹饪的高手,更是计算出了微波炉烹饪的节省程度。根据比较,烹饪同样的食物或蒸同量的米饭,微波炉比电磁炉节能65%,比天然气节能40%。当收入预期越来越不乐观的时候,多使用微波炉成为人们省钱的妙招。

“口红商品”二:疗伤型商品


 

大萧条时期令人绝望的境况,让人们黯然神伤,信心与快乐成为最稀缺的商品。而美国电影因其虚构的美好,成为了“口红效应”最大的受益者之一。

回顾过去的几十年,美国遭遇过7次经济不景气。但有5次让当年的电影票房急剧攀升。每当华尔街变得惨不忍睹,美国各大媒体就纷纷开辟专版,向公众推荐适合危机时期观看的“疗伤影片”。美国报纸在评论迪士尼的《贝弗利拜金狗》、《歌舞青春3》,派拉蒙梦工厂的《马达加斯加2》时说:“人们尖叫!大笑!它们真是疗伤的良药。”

 

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时期成为了好莱坞腾飞的关键时期。在经济最黑暗的1929年,好莱坞顺势举行了第一届奥斯卡颁奖礼,每张门票售价10美元,引来了众多观众的捧场。1930年,梅兰芳远渡重洋,在纽约唱响他的《汾河湾》,大萧条中的美国人一边在街上排队领救济面包,一边疯狂抢购他的戏票,5美元的票价被炒到十五六美元,创下萧条年代百老汇的天价。

人们渴望逃避和解脱的需求如此强烈,这忙坏了各大电影制造商,他们夜以继日、煞费苦心地创作能抚慰人们心灵的作品。其中诸多疗伤效果奇佳的儿童类、喜剧类、浪漫类、励志类影片成为人们交口称赞的经典。

著名的童星秀兰·邓波儿,在电影《一月船长》中饰演有着黑卷发的天真儿童,欢快的歌舞,甜美的脸蛋,为大萧条时期千千万万的美国人带来了欢笑。1936年罗斯福总统公开表示:“只要我们有邓波儿,我们的国家就会安然无恙。”

 


十九世纪30年代,卓别林带着他的《城市之光》、《摩登时代》慰藉消沉的美国,迎来了喜剧电影的巅峰时代。亚洲金融危机期间,喜剧明星周星驰通过一部《喜剧之王》坐上了东方喜剧的王者之位。(本文版权归李光斗品牌观察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编辑 | | 2017-2-17 19:01:00
发表评论:
留言版
好友秀
相册